律师文集

律师文集

您当前的位置: 江油律师 > 律师文集 > 交通事故>正文
分享到:0

吴女士曾被评为鲤城“优秀环卫工人”

 

儿子还保留着母亲的工作服

海峡都市报6月28日讯 鲤城江南街道55岁的环卫女工吴雪治,永远倒在了她打扫了近20年的路上。6月15日早晨7时许,她在兴贤路王宫路段打扫卫生时,被一辆面包车撞伤头部,3天后不治身亡。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的遭遇,让她的家属感到寒心:截至昨日,肇事方仍未支付交通事故理赔金;想申请工伤死亡赔偿,却因未签劳动合同,工作关系无法确定而碰壁。江南街道环卫站方面称,吴雪治是鲤城环卫所委派到江南街道的,而鲤城环卫所方面则称,吴雪治受聘于江南街道环卫站,他们只负责监督和管理。

吴雪治的儿子小傅表示,既然两方都不承认自己是用人单位,他只能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优秀环卫工倒在扫了20年的路上

事故当天,吴雪治骑着一辆环卫人力三轮车,横穿机动车道时,被一辆红色面包车撞倒,头部被严重撞伤,当场不省人事。随后,吴雪治被送往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进行开颅手术,昏迷三天后不治身亡。

25日,记者到兴贤路王宫路段走访时,有人代替了吴雪治的岗位。提到吴雪治这三个字,附近的几名环卫工人都竖起了大拇指,“太可惜了,她话很少,但很守本分,干活很勤快,而且还十分节俭,每个月赚那么点钱她都不舍得花”。

吴雪治是一名环卫小组长,负责江南街道王宫路段1公里的清扫工作,一扫就是近20年。她的家位于常泰街道华星社区,丈夫老傅今年60岁了,双脚有残疾,没有劳动能力,身体也不大好,每天都要吃药。平时两个儿子在外,生活起居全依靠吴雪治一人,她生前用的一个小闹钟,定时针指向凌晨4点多。

“一年365天,我母亲每天都要上路打扫卫生,连大年初一也要,打扫完后还要在路面上保洁,早出晚归,无论刮风下雨,碰上节假日或卫生大检查什么的要干到晚上10点。”吴雪治的儿子小傅说,母亲工作非常辛苦,月工资1050元,还是刚刚提的,原先只有900元,没签合同也没有办保险。

欲申请工伤赔偿无法确定劳动关系

小傅说,母亲住院期间,江南街道办事处的人先后3次送来了共25000元钱医药费,肇事司机给了8000元。

虽然鲤城交警大队认定面包车要承担这次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但小傅说,理赔不那么顺利,“对方一直把理赔金推到肇事面包车所投保的保险公司上,就连2万多元的丧葬费都不肯支付”。小傅说,如果调解不来,只能走司法程序。

另外,在吴雪治工伤认定方面,小傅一家人也遭遇困境。

泉州市鲤城区劳动局工作人员表示,吴雪治的家属可以在1年有效期内向劳动局相关部门申请工伤认定。需要提交的材料包括:吴雪治及用人单位的身份证明,一般指吴雪治的身份证和用人单位营业执照;可证明双方劳动关系的物品,可以是劳动合同,也可以是能够有效证明吴雪治和用人单位有劳动关系的物品,如工作服、工作证等;交警提供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等。

问题就出在劳动关系上。吴雪治所穿的工作服背面印着“鲤城环卫”,而工作证上则写着“鲤城环卫所浮桥环卫站”,但鲤城区环卫所和江南街道办事处环卫站都不承认自己是用人单位。

江南街道办事处的法律顾问林先生称,2006年江南镇和浮桥镇行政区划调整,部分环卫工人也有所调整,“很早之前就没有合同关系,现在也没有,我们认为吴雪治并非江南街道办事处所聘人员,这个是历史遗留的问题”。

而鲤城区环卫所张主任则认为,吴雪治是受聘于江南街道环卫站,鲤城环卫所只负责监督和管理,“环卫工的招聘、使用和管理都是各个街道负责,是一条龙的”。

江南街道办事处环卫站杨副主任称,吴雪治事件属交通事故,理赔应当找肇事司机。他说,目前江南街道共有环卫工人70多人,都没有签劳动合同,直到今年6月才陆续办理保险,而吴雪治出事的时间正处于街道为这些环卫工人办理人身意外保险期间。

家属准备用法律途径解决

“我想不通,母亲的工资是江南街道发的,难道用人单位不是江南街道?”小傅认为,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的规定,母亲的事故完全算是工伤,这是有法可依的。而申请工伤两面受阻,让他感觉很受伤,“我母亲生前的辛勤劳动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小傅已经咨询过律师,实在不行,他打算用法律手段来解决,即使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但一切都值得,“希望像我母亲这样的环卫工人们能得到更多人的关注,他们的权益能得到更好的保障”。

 

扫一扫关注江油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