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文集

律师文集

您当前的位置: 江油律师 > 律师文集 > 经济纠纷>正文
分享到:0

摘要: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流动更加多样化,影响力也更大,网站转载传统媒体的新闻报道亦是常见现象,对网站转载新闻造成名誉侵权问题进行研究有很强的现实意义。本文即以田世国与搜狐名誉权纠纷案为分析样本,对此问题进行了分析。文章首先介绍了案件事实,并提炼出转载网站的过错认定、公众人物名誉权的界限、应否赔偿精神抚慰金三个争议焦点。笔者认为本案要处理如下三个问题:名誉权保护的对象、公众人物与私性人物、转载的性质,并结合美国及欧盟的相关法律规定和判例对这些问题做了多方位阐释。最后,笔者在《侵权责任法》之新规定下对本案做了重新梳理,认为其与法院的处理方法并无实质之差异,网站转载行为不构成共同侵权,但对其责任承担方式提出了不同看法。

 

关键词:名誉权  网站转载  责任承担

 

一、案件背景

(1)田世国的基本信息

2004年9月,田世国在得知母亲患尿毒症后,瞒着母亲将自己的一个肾脏移植给她。“感动中国”组委会认为,像他这样晚辈捐肾给年迈的长辈,非常罕见,充分体现了中华民族孝敬长辈的优良传统。因此,他在中央电视台举办的2004年“感动中国”活动中获得年度人物的荣誉称号。[①]

(2)相关媒体的负面报道[②]

2009年4月10日《山东商报》A7版重点新闻版面及当日《山东商报》电子版A7版刊登《散发裸照威胁情妇还曾打伤前妻?田世国曾被警方治安拘留》一文。前言内容为:“继媒体报道田世国身陷‘诉讼门’之后,近日,又有不少人向媒体反映田世国的‘问题’,有人称田世国骗贷数万十年未还,有人称田世国曾举办虚假招聘,赚取‘报名费’,甚至还有知情者称田世国曾因为散发前‘女友’的裸照、殴打他人,被当地警方拘留过。本报记者联合山东卫视等新闻媒体记者再次奔赴枣庄,进行深度调查采访。”

文章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标题为:“散发裸照威胁情妇 还曾打伤前妻? 田世国曾被警方治安拘留”;第二部分标题为:“再曝猛料——田世国身陷‘诉讼门’,又曝经济纠纷借款5万元十年未归还”;第三部分标题为:“老乡评价——前同事称田世国‘弄虚作假’办律师事务所‘他能感动中国,但感动不了家乡’”;第四部分标题为:“新闻回放——捐肾救母感动中国”。

此报道刊出后,大众网、搜狐网、新浪网等进行了转载,田世国对《山东商报》社及相关转载网站提起诉讼,本文即以田世国与搜狐网的纠纷为样本来分析网站转载新闻侵犯名誉权的问题。

二、本案争议焦点及法院判决

(1)转载网站的过错认定

田世国称,原审认定搜狐公司在转载时未能预见到可能造成其名誉受损、其主观没有侵权的故意,属于一般过失,不符合法律规定。而搜狐公司称,搜狐公司所拥有的搜狐网站主观上并不具有侵权的故意或过失。法院认为,搜狐公司作为转载涉案文章的媒体,对其转载的新闻应尽到一定的谨慎注意义务,对其内容的真实性与合法性应进行甄别审查。但搜狐公司转载涉案侵权新闻报道时,未尽到合理谨慎的审查义务;且根据自己的转载需要对涉案文章的标题进行了修改。

(2)公众人物名誉权的界限

田世国称,涉案报道极不负责任,为了一己之私,恶意挖掘田世国十几年前的陈年旧事,肆意编造和想象,使用正当媒体所不齿的手段恶意侮辱、诽谤和攻击田世国,侵犯其人格尊严,造成其名誉严重受损。搜狐公司经营的搜狐网影响力大、涉及范围广,其转载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搜狐称,名誉是一种褒义性的社会评价,公众人物的名誉权涉及到公共利益,因而社会公众对公众人物的议论和评价属正常现象,即便偶有疏漏,也不能认定为侵权。田世国2004年被评为“感动中国”人物,应属于公众人物,而涉案新闻报道内容基本真实,无明显或主观恶意的情形。

本案法院认为,普通公民与社会公众人物的名誉均受法律的严格保护。涉案文章部分内容失实,会导致读者对田世国的社会评价降低。因此,上述报道侵犯了田世国名誉权,搜狐公司的转载行为已构成对田世国的名誉侵权。

(3)应否赔偿精神抚慰金

田世国称其综合考虑自身的职业特点、社会美誉度、搜狐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与其发行量及点击率,要求该公司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是最低要求,符合法律规定。

搜狐公司称,根据法律规定,搜狐公司并没有侵犯田世国的名誉权。田世国没有证据证明因为搜狐网站登载涉案文章而致使名誉受到损害,其未举证因精神压力导致任何经济支出,要求搜狐公司赔偿其损失等诉求于法无据。

法院认为,结合搜狐公司的过错及田世国受损程度等,对田世国要求搜狐公司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不予支持。

三、问题的提出

(1)名誉权保护什么?

本案中搜狐公司称田世国没有证据证明因为搜狐网站登载涉案文章而致使其名誉受到损害,这就要认定名誉是什么,名誉权保护的对象是什么。名誉权作为一种民事权利,它是由民事法律规定的民事主体所享有的获得和维持对其名誉进行客观公正评价的一种人格权。[③] 在我国大多数学者看来,名誉是社会对于特定人的品德、才能等素质的一种评价。换言之,名誉是一种外在的社会评价。[④] 而名誉在实质上反映了特定人同社会之间的现实关系,名誉权也就是保护这种正常关系不受非法侵害。[⑤] 名誉是在传者、受众、对象三者之间的互动关系中形成的,离开任何一方就无所谓名誉。此即意味着,如田世国只是自我感觉其名誉受到了伤害,而社会公众对其评价并没有降低,其不能主张名誉权受到了侵犯。

名誉权是受我国法律严格保护的。《宪法》第38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民法通则》第101条规定:“公民、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名誉权亦是《侵权责任法》保护的对象之一。

然而平衡言论自由与名誉权保护是绕不开的问题,本案中搜狐公司即以言论自由为抗辩事由之一,而我国法律将言论自由与名誉权都作为宪法性权利加以保护,并没有重要程度之区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中也只将撰写、发表批评文章引起的名誉权纠纷分情况做了区分,不同情形适用不同处理办法。

欧洲各法院一直倾向于保护言论自由,英国的Brown大法官即明确表示:“对媒体表达自由的保护,尤其是在政治领域,比保护个人的良好声誉更加重要。”[⑥]  以前欧洲人权法院也只将名誉权作为《欧洲人权公约》中隐私权的一方面加以保护,不承认其为一

扫一扫关注江油律师